Daily Archives: October 30, 2010

谁来拯救你的隐私(三)

接着上一篇《谁来拯救你的隐私(二)》说了,我们不希望自绝于社会,需要提供一些隐私信息给信任的网络来获取某方面的服务,那么我们应该提供多少隐私信息呢?这就得说到隐私信息冗余及其功用的这个问题。 你注册一个帐号,通常会让你填写很多资料,于是你就填了。因为你填了不少资料,所以网站也正好可以提供信息管理的功能了。可是回头问一句,有必要填那么多资料吗?网站方面获取这些隐私信息有用吗?估计很多人都特烦填写那一大堆的资料。 举个例子说,很多帐号注册后,都有提供填写出生年月日的资料。可以这个资料对于用户来说有没必要提供呢?也就是用户向网站提供了生日信息,网站方面有没有因为这个信息额外为用户提供看得见的服务呢?有人说,有的网站会在生日这天给你发消息或者邮件提醒你这天生日。对不起,大部分网站都不会这样做;即使很少一部分网站这样做了,也不见得用户就接受这个服务。发个消息或者邮件,用户如果是过了生日再收到的,会不会觉得是垃圾信息呢?而且用户也可能觉得是个非常廉价的问候,也不觉得贴心。 当然,有的网站在生日资料上提供的服务不错的。譬如开心网上的生日礼物,大家偶尔送送,也是一种很好的朋友互动。如果继续提供相关应用,譬如根据生辰八字算两人是否相配,又或者干脆算算命运,又或者提醒你已经活了多少天了等等,那么用户觉得提供一个生日资料,获得不少乐趣,值得! 再说,性别这一项资料,估计很多网站在用户资料里面都存在,可是我还是要问,这性别对用户来说很重要吗?如果是朋友,那么不用你显示,他也知道到你是哪个。陌生人嘛,连网络上另一端是不是一条狗都无法确认的,更不提区分网络另外一端的性别真假了。我写个博客,博客服务商你问我性别干嘛,难道说我是女的,你就不允许我用下身写博吗?达人秀之刘伟还用脚弹钢琴哪!我收发个邮件,你也问我性别?难道说那个超大超重不允许接收发送? 不过如果能够基于性别提供一些有用的或者有趣的功能服务,譬如,根据已有的博客文章判定性别,并对比实际的性别,提出一些建议(譬如有道搜索提供的博客性别判定);又或者基于性别提供分析名字功能,看这个名字是否适合这个性别……那么我估计很多用户都会乐意提供性别隐私资料的。 不再举其他资料了,实际上太多网站都不多考虑地要求用户添加信息,而这些隐私信息却没有得到很好的管理,要么成为垃圾信息,要么成为隐私隐患被别有用意的他人窥视。实际上,多数网站都希望更多地掌握用户资料,并期望着有某一天可以通过挖掘这些海量的资料来谋求赚钱机会。譬如说知道这些用户的年龄、性别,想着给大家推什么样的广告才最赚钱。这些冗余的海量隐私信息从而一不小心成了这些公司或网站赚钱的基础。 我想,没有哪个用户愿意花时间填写额外的个人信息,却一无所获反而被人拿去赚钱了。那么,怎么样的一个隐私数据录入指导,才能够让广大用户放心呢? 我想,如果一个网站需要用户的一项(或多项)信息,则网站方应该指出该项信息能够在哪些用户可见的功能特性中有帮助。一来,网站方面的不需要做一些无用功夫去保存管理这些资料;二来,这也就不再浪费用户大量时间去填写这些无用的资料;三来,用户的隐私信息能够得到用户和网站服务提供方的双方重视,也能够提高大家对隐私管理的重视。 总的来说,多少个人隐私信息应该由网站提供的功能特性来决定,否则网站记录了冗余的隐私信息就或多或少地有窥探个人隐私或者利用隐私数据赚钱的倾向。这可以说是一种“作恶”的态度! 说了我们有必要用隐私数据换取服务,也说了我们应该防止冗余的隐私信息,那么我们基本上把隐私信息的产生和录入这两个环节也就都说到了。接下来一篇,我们将谈及已经录入的隐私信息该如何管理的问题,也就是哪些人或哪些应用可以看到或者利用这些信息,而哪些人或者哪些应用不应该看到或者利用这些信息。

Posted in 人性剖析 | 1 Comment